陪伴的温暖
陪伴的温暖
 
2018-02-28 福建教育杂志社

福州市华侨中学初一(9)班  李浩然

我的父亲是一名军人,驻守在东北。记忆中,父亲仅回过家一两次,即使这少得可怜的一两次,也跟我沟通的极少,要么外出办事,要么应邀与朋友喝酒,常常我睡了,父亲还没有回来。有一天醒来,却发现父亲用他的大手抱着我,虽然很温暖,但心里总是有一丝埋怨。

去年寒假,家里收到了父亲打回来的探亲电话,说是连队组织过年没回家的战士亲属们在连里一起过年,叫我顺便带两瓶酒过去。“肯定是你爹酒瘾犯了,军队里又不让喝。”母亲听了连连摇头。

出发前,我把酒倒了,往酒瓶里装满了凉开水。我不想父亲又喝醉了,希望他能陪我好好说几句话,哪怕只有几句!

辗转了数十个小时,搭乘了飞机,又换了汽车,总算来到父亲所在的连队驻地,那是祖国的边境,一下车便感受到了肆虐的寒风,我不禁整个人缩成一团。

“爸!我一眼就看到了父亲,径直冲上去给他了一个拥抱。

父亲却只是象征性地拥抱了我一下,扭头就低声问我:“酒呢?”我扬了扬手中的布袋,父亲便放心似的点了点头。

其实刚才门口的哨兵询问时,我就已经告诉哨兵这“酒”里的真相了,但还是要瞒着父亲的。

晚上吃年夜饭的时候,军人与家属们聚在一起,非常热闹,与亲人团聚的不易让大家特别珍惜这样的时刻。就在父亲为我夹菜的时候,我无意间注意到父亲手上的伤疤变多了!原来只有一两道,几年没见,现在伤痕几乎布满了双手。我心疼父亲了,对他的埋怨似乎也少了些。

“爸,你这手怎么了?”

父亲没有回答我,只是继续吃饭。

我也知趣地没有继续往下问。

第二天出门前,父亲让我拿出了带来的“酒”,把盖子打开。我正想着父亲是不是酒瘾又犯了的时候,父亲却用白开水兑了酒,递给我和妈妈一人一杯。我十分好奇,父亲自己怎么不喝酒,反而让我和妈妈喝?

父亲用他那沙哑的声音告诉我们,这两瓶酒本身就是为我和妈妈准备的。他怕我和妈妈不适应户外的严寒,就想用酒给我们暖暖身子,又怕我和妈妈接受不了白酒的味道,就在酒中掺了水,希望这样能好入口一些。

我突然觉得胸口被什么堵住了一样,鼻子酸酸的,为了不被父亲发现,赶紧拿起酒杯,一口气把那杯“酒”喝完。尽管不是真的酒,但我仍感觉喝完后全身都暖和了,就像靠在父亲怀里时那么温暖。那天晚上,爸爸用他满是伤痕的手抱着我,伴我进入了梦乡,梦里很暖,很暖……

(指导老师  吕凤萍)


 
  3点击量:1096    [关闭] 

版权所有:福建教育杂志社 闽ICP备05015742

电话:0591-22020856 传真:0591-22020971 E-mail:fjedu@fjedu.com.cn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屏路162号 邮编:35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