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我的澳洲之旅

我的澳洲之旅
 
  
816号,那个让人兴奋的好日子,让我睡不着觉,彻夜难眠。
因为我将要与家人分别11天前去一个新的天地--澳洲。早上11妈妈带着我来到了教育厅2楼的杂志社,去见我们的带队老师---邵老师。
见完老师后,我便快速的吃完了午饭,就坐上了去往机场的汽车。
大约花了40分钟,我们到了福州的长乐机场,见到了我们同行的另外几个朋友,他们有的来自漳州,有的来自福州,但是我们的共同目地,便是去那神奇的澳大利亚。
之后我们到达了候机厅,了几分钟之后,我们便前往上海浦东机场。1小时25分后,飞机平稳而安全的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接下来我们就要在浦东机场等5个小时等飞机从澳洲飞回来,在这期间我们只能吃饭、睡觉、打牌、购物、玩iPhone来消磨时光……
5小时后我们唱着歌,登上了前往澳大利亚的飞机。
飞机要飞10个小时,在这期间我们吃了点飞机餐,喝了点水,便睡觉了。第二天早上八点(北京时间大约凌晨六点,澳州与我们的时差约二个小时),我们醒了过来,便听见乘务员温柔略带着兴奋的语气讲着即将到达澳大利亚史密斯国际机场,地面温度18摄氏度,华氏摄氏度82度。
众所周知,澳州在南半球,我们中国在北半球。因此澳州的季节与我们是相反的。在福州我们还是炎热的夏季,只穿着短裤和T恤。而到了澳大利亚的悉尼,却一下进入了冬季。果然地面上是蛮冷的,当出了飞机场,我便感觉冷风迎面而来,冻得我直打颤,所以我便穿上了大风衣。
到了澳大利亚,一切变得陌生了,汽车的方向盘在右边,每当要长途旅行时,政府要求在汽车后面挂一个后备箱,在车上不许吃零食。而且澳洲人珍惜自己的休息时间,周末就算你出5倍的工钱也不会有人干。而澳洲的车牌怎么写的也与国内完全不同,那里,车牌的前面要写人名,之后再写数字。比如有家中餐馆姚老板的面包车,他的车牌就是yao168(姚老板是福建老乡,特别喜欢8,呵呵),很人性化的,不是吗?
我们行程的第一站是悉尼。悉尼的斯密斯国际机场也算有点历史。1892年吧,英国人伍克船长带英国囚犯和一些物资发现了澳大利亚,而他们刚刚上岸的地方便是建造斯密斯机场的地方。伍克船长他们刚上岸便发现了一些英国没有的动物,像袋鼠和考拉。他们便问那些土著人袋鼠叫什么,而土著人听不懂英语便说:‘‘看个路’’,在土著语里便是不知道的意思,英国人又问考拉叫什么,土人说叫:‘‘靠啦啦;”在土语里便是不喝水意思。
到澳大利亚的第二天,我们去参观了悉尼野生动物公园,看到了白白胖胖的企鹅和可爱的袋鼠。
之后的几天里,我们参观悉尼的几个著名景点:有悉尼歌剧院、圣玛利大教堂、海德公园、蓝山国家公园……其中悉尼歌剧院是澳大利亚的标志性建筑物,它被设计成‘‘帆’’形,远远望去,就像一艘正扬帆出海的大船,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们行程的最后一站是墨尔本,那是一个黄金城,也是全世界淘金人的乌托邦。我们去了墨尔本的著名景点--“淘金小镇”,在那我们逛了矿洞、淘了金沙、听了关于2兄弟挖黄金致富的故事:在上世纪的中国,一个叫天仔的人已经长大了,父母便让他去澳洲的“新金山”发展。临走的那天晚上他的母亲要求天仔带上他的弟弟华仔一起上路,之后母亲又给了天仔一个玉佩说是保平安的。几天后天仔和他的弟弟与几个老乡一起来到了澳大利亚,刚开始那里的生活是艰苦的,许多华人都被瞧不起,被骂东亚病夫。而天仔的弟弟华仔,却十分的不甘心,就这样他惹来了杀生之祸,那是新年的除夕夜,许多的华人聚在一起吃年夜饭,吃到正开心时门外闯进了一个老外,他就是十恶不赦的混蛋霍尔夫,他四处的殴打华人还把华仔打成重伤,华仔当时就昏了过去,而天仔带着已经不省人事的华仔跑了出去。几天后华仔醒了,可是华仔的自尊心也随之破碎,之后华仔变得自卑,不爱说话了,并想尽早的回到家乡。细心的哥哥天仔察觉出华仔的心思,便对他说要带他去挖金矿。第二天哥哥天仔与弟弟华仔,带着炸药来到了一处没开过的金矿山,他们俩开始放炸药埋引线,之后听见“碰”的一声炸出了一个洞,他们走了进去。这时天仔发现母亲给他们的玉佩碎成了两半,同时他们又听见了“嘎嘎”声,天仔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拉着弟弟的手跑出去,可是太晚了他们还是被埋在了矿洞里……几十天后,他们历经艰辛自己挖洞逃出来了。但弟弟的精神崩溃了,兄弟俩马上坐上了回国的船。回国后弟弟华仔成了一个商人,他赚了钱,生儿育女。而哥哥天仔也一样,但是他的心却似乎一直停留在哪遥远的“新金山”……
墨尔本的行程结束了,我们也该回家了。在回国的飞机上我们看着窗外的风景,仿佛我的心又回到了澳大利亚,那蓝蓝的天、悠悠的云、绿绿的草、古朴的悉尼大学、海面上的悉尼歌剧院、夕阳下的海港大桥、充满传奇故事的淘金小镇……
                                                                                                       (钱塘小学   蔡圣涵)
 
© Copyright 2012 版权所有:福建教育杂志社 闽ICP备05015742
电话:0591-87872055 传真:0591-87872466 E-mail:fjedu@fjedu.com.cn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屏路162号 邮编:35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