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出人民教师庄桂淦:谱写山村孩童的幸福乐章
杰出人民教师庄桂淦:谱写山村孩童的幸福乐章
 
2018-09-18 福建教育杂志社

【人物名片】

  庄桂淦,南平市政和县西津畲族小学校长,先后被评为“福建省农村优秀教师”“福建省最美乡村教师”;2014年被授予福建省“五一劳动奖章”,2016年被福建省侨联树为福建省“两学一做”先进典型,2017年被评为南平市“道德模范”、南平市“廖俊波式的好党员”,2018年被评为全国“归侨侨眷先进个人”。

“在我看来,他们都是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孙子,我要让他们感受到家的幸福。”

  ——庄桂淦

  “山村校也可以建得跟城里的一样漂亮”

  庄桂淦的教师生涯没有离开过政和县石屯镇。从1974年开始,他在石屯镇石门小学当了8年的代课教师,1982年调到外坂小学后,他开始有了第一次筹建学校的经历。那时候,外坂小学只有三个班和三名教师。没有校舍,生产队的仓库就是“教室”,几张破书桌,凳子由学生自带,有条件的学生都转到外校去了。艰苦的教学条件没有难住庄桂淦。“如果学校的办学条件不改善,以后估计学生会越来越少,那时候估计这个学校也保不住了。”庄桂淦带着老师们多次跟村干部做工作,并发动身边的力量东奔西跑,终于,外坂学校有了第一幢教学楼。学生开始回流,教师们也安心工作了。

  1989年,庄桂淦来到石屯镇西津畲族村小学当校长,这是一所当地出名的薄弱校。走进校园,当时他看到的教学楼墙壁断裂,没有课桌椅,破旧的教室还会漏雨;没有自来水也没有水井,喝水全靠学校山边挖的小洞里渗出来的水;没有宿舍楼,师生奔忙于家校之间;用了几十年的厕所脏臭不说,还时刻面临倒塌的危险;校园道路几乎全是泥巴地,没有操场,雨天校园一片泥浆;仅有的一条通往公路的坡坑坑洼洼,师生往返极为不便、不安全。

  面对破败的校园,庄桂淦没有退缩。他常说“只要有信心,我们这个山区校也可以建得跟城里的学校一样漂亮”。当时庄桂淦说这话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是痴人说梦,但他却一步步把梦想变成了现实。首先解决的是喝水的问题,他身体力行跟着打井师傅淘泥砌石,打了一口30多米深的水井;他带着家人和老师出工出力,铺建了操场;他四处申请,多次与村委会协调,发动社会人士筹集助学资金近30万元,终于盖起了一座二层教师宿舍楼。

庄桂淦在崭新的多媒体教室上课

  在随后的30多年里,庄桂淦共筹集了470多万元的资金,校园历经20多次的翻修、重建,一天天焕发出生机与活力:学校有了崭新的教学楼,学生们可以安心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学习;新的校舍盖起来了,路途遥远的师生不必再奔忙于家校之间;校园的水泥路铺了,操场建了,学生们有了活动的场所;厕所投入使用了,大家不用再提心吊胆地去方便;通往公路的坡面也铺成一条长长的水泥路。

庄桂淦给学生擦手,身后是崭新的教学楼

  西津畲族村小学先后被评为“地级文明校”“市文明校”“福建省百所农村示范校”“福建省义务教育标准化学校”等。“麻雀变凤凰”的背后离不开庄桂淦的呕心沥血。每年开学的时候,总能听到家长们发自肺腑的赞叹:“现在我们这里的学校真的跟城里的一样,我们西津畲族小学能保留下来多亏了有庄校长”。

  “在学校里,我就是你们的家长”

  2004年,西津畲族小学办成寄宿制学校,在这之后,周围的村民都习惯性的称庄桂淦为“保姆校长”。

  每天早晨6点,庄桂淦就起床,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督促学生起床、叠被子、搞卫生、洗刷、晨读;中午,他又开始值午班,维持住宿生秩序;周末,为了节约有限经费,他在校园周边开辟菜园,在菜园里忙碌着……有的寄宿生年龄小,他和爱人梁纯爱老师经常要为他们洗头、洗脚、洗澡。

庄桂淦给学生打饭

  这些寄宿生的家长长期在外地打工,孩子周末回家也没人照看,干脆一个学期都住在学校里。“年龄大的孩子还比较懂事,碰上一二年级的孩子,他们半夜想家的时候都会哭,有时候甚至会爬起来找爸爸妈妈。”庄桂淦的爱人梁老师说,这时候她就要把孩子搂在怀里哄着他们睡着“别哭,别哭,在学校里,我就是你的奶奶。”梁纯爱几年前就退休了,原本打算退休后跟女儿住在一起,但是学校寄宿生越来越多,庄桂淦一个人忙不过来,她就自告奋勇留在学校里无偿当起了保姆。每天晚上,夫妇俩都要巡夜两次,分别在11点和凌晨两点进行,看看孩子们要不要起夜、有没有不舒服、被子有没有盖好。

庄桂淦照顾低龄学生

  “我最怕的就是孩子生病,真的会忙得手忙脚乱。”十多年来,他记不清有多少次半夜送孩子去看病,但从这里走出去的学生都记得清清楚楚。叶雨芳至今仍难忘记自己三年级某天半夜生病时的场景——那是2010年4月的一天,大雨如注。深夜两点,巡夜的庄桂淦发现她烧得厉害,便赶紧叫醒爱人冒着大雨,把她背到2公里外的诊所。在盆泼大雨中,叶雨芳被雨具紧紧护着,到诊所时庄桂淦和爱人却是浑身湿透。医生给叶雨芳打完针、配好药后,他们顾不上喘口气,打着手电,在凌晨4点赶回了学校,那一夜庄老师和梁老师一直陪她到天亮。

庄桂淦给孩子量体温

  寄宿的孩子中有不少家庭经济不好,有些家长每个月只交少量基本生活费。有些贫困的家庭,连生活费也无法支付,父母将孩子委托给他们的时候,除了身上穿的一套单衣外,一无所有。但是庄桂淦毫不犹豫地收留了这些孩子。十多年下来,庄桂淦夫妻俩没有什么积蓄,几乎把所有的工资花在了孩子们身上。

  一年365天,有300多天夫妻俩都吃住在学校,即便是寒暑假也不离开。夫妻俩还自己开辟菜园,让孩子们吃到新鲜、绿色、健康的蔬菜。多年来,因为经费有限,庄桂淦既当保姆又当维修工还当清洁工,尽量省下每一分钱。由于他们倾心照料,学生们都亲切呼唤他和他的妻子为“校长爷爷、梁奶奶”。

  “只要身体可以,我愿长期在这里干下去”

  2017年8月13日,原本是庄桂淦退休的日子。他的女儿庄毓秀原本打算把他们接到福清,一家团聚、安享天伦。但是,是庄桂淦得知教育部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接任西津畲族小学的校长,在征求他是否愿意返聘时,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对于这个决定,庄毓秀并不意外。“我在政和城关上学时,周末回家,看见我爸爸不是和学生在一起,就是在干活,打扫卫生,修理课桌、校舍,还经常爬到屋顶修漏。以前小时候看到爸爸那么关心他的学生,我还会吃醋,觉得委屈,但是当了老师以后就很理解他。”

庄桂淦指导学生作业

  2017年9月秋季开学后,庄桂淦自己都吓了一跳:全校164个学生,特困的孩子41个、留守的72个、肢残和智力障碍的有8个,申请住宿的学生达到了96个。原来,家长们得知还是庄桂淦在这里当校长,好多原本想把孩子送到城里的家长又把孩子送到了这里。“庄校长人好,把孩子交到他手上我们放心。”一位家长说道。除了接收本地生源的孩子,建阳、建瓯、浦城、松溪等周边市、县村庄的家长也把孩子送到这里来。

  升入初中的孩子给庄桂淦写信

  学生数更多意味着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庄桂淦却很高兴,因为这是家长们对他的一种认可。能看到孩子们在自己的呵护下走出大山成为有用之才,是最有成就感的。“我的返聘期是三年,但是我想只要身体可以,我愿长期在这里干下去。”

庄桂淦与学生合影


 
  点击量:967    [关闭] 

版权所有:福建教育杂志社 闽ICP备05015742

电话:0591-22020856 传真:0591-22020971 E-mail:fjedu@fjedu.com.cn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屏路162号 邮编:35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