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婆
我的外婆
 
2017-12-29 福建教育杂志社

福州市屏东中学初三(13)班  李昔芹

透过雨帘,菜园的青翠依旧喜人,恍惚间,好像瞥见外婆披蓑戴笠的身影,拔草除禾,揩汗之余努力挺直佝偻的脊背。

记忆中的外婆,慈祥而又温柔,当听到我用夹生的方言唤她时,她总笑着,连皱纹的夹角都溢满了欢乐。

宝贝,有牛奶,喝不喝?”夜晚时分,我浅浅而眠,外婆在厅堂高声呼唤。

肚子会不会饿?我捞一碗粉干给你吃好不好?”

你妈妈买的面包很好吃,我放桌子上了。”

……

诸如此类的话语,我只觉烦躁,裹着睡意在心中对外婆横冲直撞。母亲同样高声喊道:“哪里会饿!妈,这么迟了,快去睡,快去!”只听见外婆笑呵呵地答应着:“诶,诶!”还不忘叮嘱我:“要记得吃面包啊,有事叫外婆。”在母亲频繁的催促下,外婆才踱步回房。

冬夜漫漫,却有丝暖意,和着不知何时响起的鸡鸣,慢慢入睡。

我未曾想到,如此慈祥的外婆,竟也这般“死心眼”。正月初六,外公驾鹤西去,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外婆扑在床前,只是死命地哭,嘴里反反复复念叨着:“你怎么舍得丢下我一个人,这么走了,怎么舍得……”哭着哭着,她声音哑了,泪水顺着外婆那刀刻的皱纹而下。这哭声撕裂了多少儿女的心啊,却没人能像外公那样安抚她的心。

外婆分明早白了头,可此时的她,才真的老了。不哭的时候,外婆双眼出神,盯着酿酒的坛子,望着青葱的菜园,一句空洞的“你走了,我还留下干什么”,反复呢喃着……

不出一个月,外婆也去了。家人乡亲都说她傻,我想这更多的是痴,痴情痴意。这人世繁华无数,终比不过外公的一句问候、一个微笑。

(指导老师  倪兰)


 
  6点击量:2055    [关闭] 

版权所有:福建教育杂志社 闽ICP备05015742

电话:0591-22020856 传真:0591-22020971 E-mail:fjedu@fjedu.com.cn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屏路162号 邮编:35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