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惩戒亦须立足儿童
教育惩戒亦须立足儿童
2018-08-30 福建教育杂志社

                 本刊编辑部

   因为界定的模糊,人们往往会将“教育惩戒”同另一个热词“体罚”画上等号,进而加以反对。惩戒不同于体罚,追本溯源二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惩戒的“惩”是以“戒”为目的的,也就是“惩”的手段,最终是要服务于“戒”的教育结果,合乎教育规律,而所谓的体罚或变相体罚则强调的是一种单纯的处罚手段,让学生的身心经历痛苦,其结果和目的是涣散的。基于人本主义及素质教育理念,简单粗暴式的体罚自然是我们需要反对禁止的,但适度的教育惩戒则不应缺席孩童的成长。

那么,教育惩戒何以适度?2009年发布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中有述及“班主任在日常教育教学管理中,有采取适当方式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的权利”,这可算作是对教师的赋权,但如何保障这项权利,则缺少细化的界定,以至于与同样界定模糊的“身心感到痛苦”的体罚混杂在一起,难以区分。

儿时顽劣也没少挨罚,犹记得读初二时,一次音乐期末考试后我和同学打赌,将课本揉成一团从楼上顺手丢下。恰逢区里卫生文明大检查,被逮了个正着。事后几天,班主任找我谈话,我紧张得要命,生怕被罚。不过,想象中的严厉责罚倒是没有“如约而至”。原来经过班委合议,安排我和另一个违规的同学利用暑假来校帮助粉刷教室,作为补偿。如今细想起来,这样的“惩”颇具教育智慧:一是以“惩”促“教”,在让我们认识到违规的同时,通过粉刷教室的劳动教育,既为补偿又以实际行动让我们铭记维护环境整洁美观的重要性;二是以体力劳动为手段,不仅不容易造成伤害,还有益身心成长;三是一视同仁,共同参与,所有违规的学生都受罚,而且粉刷工作班主任及班委都参加,使得整个过程显得更自然。依规而行,小惩大诫,很好地达成“戒”的效果。对于孩子而言,这也是利大于弊之举。

在当下物质文明愈加繁荣的时代背景下,父母对孩子的呵护愈盛。温室中长大的孩子少了挫折与苦涩,多了几许娇气,一旦面临失败,又显得那样脆弱。这在孙云晓早年引发热议的分析中日孩子共同参加夏令营的表现一文《夏令营中的较量》中可见一斑。而部分教师又往往苦于所赋予的权利无法伸张,对孩子的顽劣“想管不敢管”“敢怒不敢言”,有时难以把控好情绪和尺度,做出一些过分之举,造成严重后果,引发家校矛盾,更招致社会舆论的口诛笔伐。呵护的过盛与惩戒的缺位,俨然成了儿童成长过程中的一个死结。其拆解之法,正是教育惩戒的合理界定与规范实施,它需要老师们能够确实做到由合乎教育目的的“戒”出发,心怀儿童,适度惩戒。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规定:“任何儿童不受酷刑或其他形式的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从中能够依稀找到一些应当禁止的体罚行为的底线,对于“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拒绝意味着合理的惩戒首先必须尊重儿童,以儿童健康成长为终极目标,施以必要的合乎人道主义及教育规律的惩戒手段。

有人说:“世界如镜,你对世界温柔以待,世界便许你春暖花开。”同样的道理亦可用在儿童身上,当我们在实施教育惩戒时,多几分对学生的温柔以待,以爱与关怀为原点,多一些耐心与思考,换来的或许便会是一份善意的理解,一个更加完整的成长轨迹。当迷雾驱散,误解辨明之时,我们将发现“爱”与“惩”未必就是对立的两面,双管齐下,其实效果更佳。


点击量:870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