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激情不再燃烧时
当激情不再燃烧时
2017-02-24 福建教育杂志社

   当激情不再燃烧时

   厦门大学附属实验中学 / 姚跃林

   事在人为,人是关键。决定学校发展的关键是教师,不是课程、方法,更不是硬件。课程、方法、硬件甚至生源都很重要,但就教育的本质而言,最重要的还是教师。有好的教师自然有好的课程和方法;硬件差一点,不会动摇教育的根本;而生源质量只有在应试教育尤其是以选拔和淘汰为主要目的的教育环境中才有决定性意义。人生而有接受教育的平等权利,过分强调生源就是无视一部分人的受教育权,这不是真正的教育。所以,衡量一所学校的水平和质量关键看教师队伍,看教师能为学生提供以及实际提供了什么样水平和质量的“教育服务”。“教育无非服务”是我的从教理念;“培育和提升一流的教育服务品质,用合适的教育办学生喜欢的学校”是厦大附中的发展目标。这个“理念”和“发展目标”的提出都是基于“关键在教师”的认识。

   教育就是立德树人。品德是第一智慧。品格塑造是第一位的。即便在应试教育如火如荼的当下,有良心的教育人,即使放不下“应试”,也同样不会放下“品格塑造”。为人师者德为先。在师德高尚的前提下,有无激情是衡量教师优劣的重要因素。专业素养固然重要,但假如没有激情,再高的专业素养都等于零。教师职责的核心功能是引导学生成长,启发学生获得新知。学习和成长的主人是学生。故教师的专业素养特别是学科专业素养差一点是可以靠激情弥补的。如果教师的激情足以感染学生,学生学习和成长的内驱力就可以被成倍地焕发出来,他的学习效果就一定很好。为什么老教师没有老大夫“吃香”?一个重要原因是,优秀教师对激情的要求比大夫要高。一旦激情不再燃烧时,你的经验再丰富,教学效果都会打折扣。持续保持教育教学的激情是教师保持职业青春永驻的不二法则。

   怎样才算是有激情?我觉得其核心特征不是办事火急火燎、讲话慷慨激昂。当然,有激情的人,常常呈现这样的外在特征。但经验告诉我们,有这样特征的人也不乏做事只有三分钟热度的情形。而浅尝辄止的人显然不能算是有激情。因此,有激情的核心特征应当是,有一种为崇高理想献身的坚定信仰和积极的人生态度,有一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韧劲,有一种精益求精、追求专业极致、踏实、求新的品格,有一种不抛弃、不放弃、不服输的热情,有一种不忘初心、自加压力、勇往直前的不竭的内驱力,有一种不苟且的气节,有一种“不畏浮云遮望眼”的境界和“我自横刀向天笑”的气概……要追梦,要实现理想,没有激情是很难做到的。轻易能实现的就不能算是“梦”或“理想”。那些暂时无法实现、经过一番努力才能实现的目标才算得上“梦”或“理想”。

   当激情不再燃烧时会是什么样的局面?或是失掉了人生的目标,得过且过;或是满足于现状,沉醉于既有的成绩,沉迷于以往的光环;或少年老态,老气横秋;或不求专业精进,流于一般;或稍有点成绩就开始摆谱,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乃至死猪不怕开水烫,直至颓唐、颓废、一蹶不振,形同活死人……没有了激情,生活便失掉了很多趣味,生命的价值便大打折扣。

   人生最进步的时候,定是激情四溢的岁月;社会最进步的时候,也一定是激情燃烧的岁月。此时,人们仿佛有使不完的劲,用不完的办法,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非常和谐。正所谓日新月异,一日千里。一所学校更是实实在在的生命体,她的前途光明与否取决于教师是否拥有永恒的激情。一所了无生机的学校基本就是死水一潭,又如轮轴锈蚀的车子推不动。一群没有激情的人坐而论道,埋怨天,埋怨地,埋怨社会不公,埋怨钱少,埋怨生源质量不好等,就是不检讨自己的问题。负能量聚集,以致不能自拔。

   一个人要进步,一所学校要进步,最要紧的是保持激情。反之,保持激情的最好办法就是不断追求进步。要学会“找事”,要勇于“找事”。如果习惯了无所事事,自然就不会有激情,也很难再进步。鲁迅先生说:“不满是向上的车轮,能够载着不自满的人类,向人道前进。”可以说,不自满是激情之源。

   有个“七年之痒”的说法,其来历是:人的细胞平均七年会完成一次整体的新陈代谢。其实这是一个累计的年限,人体的细胞更换是同时进行的,而不是逐一完成的。“七年之痒”现在一般是指人们爱情或婚姻生活到了第七年可能会因平淡而感到无聊乏味,到达倦怠期,要经历一次危机考验。也就是说,婚姻生活到了七年,彼此激情消退,如果不“加油”,就有可能面临危机。有研究者认为,许多事情发展到第七年就会出现一些问题。我的理解是,这个“七年”并非确数,只是说,很多事情到了一定时间就会进入发展的瓶颈期,必须寻找新的发展动力。

   2015年是附中正式开办后的第七年。所以,我也早早提出了类似“七年之痒”的问题。当我们在一般办学质量的显性指标上都有所斩获且在一定范围内处于领先水平时,如果缺乏理性和敏锐的洞察力,我们就很容易失去方向。因此,2015年,我们进行了党总支、教代会、工会、团委等机构的换届,补充了校级班子,完成了部分中层干部的轮岗,特别是群策群力制订了《“十三五”发展规划》,意在使学校重新焕发出新的动力。但我还是有些忧虑,所以我在2016年元旦期间写了一篇《警惕:我们也许正向平庸走去》的博文。因为我看到了所谓“七年之痒”的各种症候在校园内开始出现。如果我们不下大力气遏制住各种症候的蔓延,可能就不仅是走向平庸的问题,也许将会是快速走向衰败。

   将任何一件事做到极致都需要激情,要保持极致就需要持续保持激情。我觉得“工匠精神”的内核就是激情永远燃烧,有一种发自肺腑的心声呼唤和源自骨髓的原动力驱使,精益求精,不肯有半点懈怠。只有极少数人对事业能保持宗教般的情怀。“工匠精神”就少不了这种情怀。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各行各业的精英人物以及大成者,差不多都是激情满怀的人,不管他是什么样的性格。一所学校要想避免“七年之痒”,就必须千方百计点燃教师的激情。精神的、文化的、情感的、制度的、体制的、机制的等手段,都应当指向激发教师的激情这个核心,而无须致力于具体事务的指引。我始终认为,激发教师的智慧比制度建设更重要。我之所以厌恶各种课改宝典,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一些专家自视高明,好为人师,其实不会比一线教师高明到哪里去。他们“发明”和“贩卖”了很多“伪劣产品”。课改少有成效的症结就在于我们只在表象和皮毛上下功夫,没有抓住教师的精神塑造这个关键。本末倒置,事倍功半,甚至劳而无功。

   校长的职责在于文化价值的引领。校长必须首先保持勇往直前的激情,不能向世俗低头,不能迎合庸俗的价值观,不能有丝毫的怠惰。其次,校长只用自己的激情来感染教职工还远远不够。校长不可自诩为精神领袖,不能自视太高,必须借助现代管理手段,要将传统文化精髓与现代管理文化融为一体。对于干部和教职工中存在的意志消沉和职业倦怠问题,既不可熟视无睹,以至沆瀣一气;也不能如临大敌,方寸大乱,手足无措;尤不可怨天尤人,束手无策。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要看到教职工的精神追求及其意义,相信大家的教育智慧,要找到问题的症结,攻坚克难,逐一破解。当然,点燃教师的教育激情,根本要依靠全社会和各级政府。校长能做的也非常有限,但确有推卸不掉的责任。好学校可能是千姿百态的,但有一个共同点,这就是有一位激情满怀、充满教育理想、踏实苦干、驾驭能力强的校长。

   校长没有激情是不行的,仅有激情也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有审时度势的敏锐眼光和有效破解问题的能力,能及时看到并圆满解决问题。我经常听到一些校长同行对学校的管理团队和教师队伍的不满声音,却少听到自我检讨的声音。每当此时,我就想起崇祯皇帝说的那句话:“君非亡国之君,臣皆亡国之臣。”有一种无可奈何的冲天怨气。而事实证明,他就是个亡国之君。因此可以说,一所学校激情不再,首先可能就是校长的激情停止了燃烧。如果大家都没了激情,条件再好也无法挽回颓势。所以,我觉得精神面貌是最有效的试金石。


点击量:2602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