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五千寒门学子的助梦者——记安溪县八旬退休教师胡云豹
人物∣五千寒门学子的助梦者——记安溪县八旬退休教师胡云豹
2017-12-28 福建教育杂志社


本刊记者 / 李 武 肖江华  

通讯员/ 王旭鑫


“胡爷爷,我是林志安,您还记得我吗……”6月29日,《东南早报》报道了安溪县82岁退休教师、安溪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胡云豹的感人事迹。报道讲述了胡老20余年来,为寒门学子寻求资助,助力5000多人实现上学梦的历程。在泉州工作的林志安是5000多个受资助者之一。他家境贫困,在胡老的牵线下,得到时任县委书记洪泽生的资助,顺利完成学业。他看到胡老的报道,百感交集,立即通过微信,向胡老表达了自己长埋于心的感恩之情。2017年中秋佳节,他还专程拜访胡老,以表达自己深深的谢意。


像林志安这样的寒门学子还有很多,来自他们的工作信息和感激之情,不断地反馈给胡老,使他不断确证为寒门学子寻求资助的崇高价值,坚定了他持续为寒门学子助梦的行动。


见证:文件袋里的寒门学子求学梦



“有困难,找胡老帮忙!”20多年来,为了走访、确定贫困生的家庭情况,为了争取爱心人士、爱心企业加入助学队伍,胡老跑遍了安溪的各个村镇、各条街巷、各个中小学校,寒来暑往,有时节假日也没有休息,曾为此骑坏了4辆自行车。在茶乡,许多人都知道,这个和善的老头就是专门帮助贫困生的善人。许多资助者就是冲着这份扎实的功夫,认定通过胡老可以帮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为什么总是带着这个文件袋出门呢?”当我们问及胡老的文件袋,他从文件袋中拿出一摞材料。“这些是贫困生的资料,有的是我走访的记录,有的是他们写来的申请书,我带着这些到处找爱心人士和爱心企业寻求帮助。”胡老一张张地翻给记者看,随后又小心翼翼地叠放整齐,放回文件袋内,仿佛这些材料都是奇珍异宝。


据胡老介绍,从1995年起至2016年底,经他牵线搭桥、结对帮扶的大中小学生就有5638名,争取到的社会各界捐款共计1639.6万元。胡老如何才能将这些数字记得这么清晰呢?胡老拍了拍他的文件袋说:“所有受资助的贫困生信息、爱心人士和爱心企业的信息,还有资助的具体情况,我都做了详细的记录,现在都还有存档。这个可马虎不得。”说着,他从文件袋里抽出历年来的助学情况统计表。统计数据显示,1995年~1997年,受资助人数共20人、资助金额共1.8万元。到了2016年,受资助人数已多至533人,资助金额也涨到153.1万元。20多年来,几乎每一年,受资助人数都在递增。


随后,胡老就像变戏法似的,又从文件袋里拿出一沓照片,照片里是胡老、资助者、受资助者的合影。每一张照片,胡老都能清晰地讲述其中的助学故事,也都蕴含着一个个寒门学子求学梦。谈起这些,胡老总是带着和善的微笑。


是呀,文件袋里的每一份材料、每一个表格、每一张照片,都是胡老20多年来奔波的足迹,叙写了这个助梦者的大爱传奇。


“当别人待在空调房里吹空调时,胡老却顶着烈日,先后三次来公司找我。他这么大年纪了,还为贫困生上学的事来回奔波,我被他的真诚深深地打动了。”说起胡老,福建省和祥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谢再添感动不已。2016年盛夏,胡老为了帮助更多寒门学子圆求学梦,到处找爱心人士和爱心企业,将地产公司做得风生水起的谢再添便是其中一个“目标”。然而,谢总身兼数职,工作繁忙,事不凑巧,前两次胡老前来拜访时,他都在其他地方忙事情,第三次才有幸遇见。最终,谢总一口气资助了4个大学生,每人每学期5000元,学生们暑期还可以来他的公司打短工。谢总说:“虽然我们有心回馈社会,资助学生,但却不知道怎么资助,也不知道怎么找合适的对象。我们平时又特别忙,很难主动去找爱心机构,如果不是胡老这么热心地牵线搭桥,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圆了我们资助学生的想法。”谢总的话语代表了安溪很多热心企业家的心声,他们回馈社会、资助学生的愿望很多都是在胡老的努力下实现的。


随着胡老帮助的贫困生越来越多,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每每有贫困生无力继续学业时,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女孩小苏家境贫寒,高考那年,她考上了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却苦于筹集不到学费。“那时候邻近的一些人挖苦小苏的父母,说家里没钱就别想着让女孩子念书了,该早点让女孩子出去打工赚钱,还说女孩子迟早是别人的。”胡老说,小苏父母听了这些话后,思想受到影响,也劝小苏别读了。无奈之下,小苏写信向胡老求助,经多方联系,胡老找到一位企业家给予资助,圆了小苏的大学梦。


2014年,蓬莱镇的考生小陈考上厦门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现厦门医学院),遗憾的是,她的父母在同年6月、8月先后病故,她成了一名孤儿,生活和学费都成问题。镇关工委向胡老反映情况后,胡老及时联系资助人,解决了小陈上大学的一应费用,直至大学毕业……


…………


平时,胡老还要经常与资助者和受资助者沟通联系。一方面,做好跟踪反馈、巩固助学成果。另一方面,加深资助者和受资助者之间的感情。“资助的行为不应只是经济的帮扶,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的帮扶。”胡老如是说。在胡老的热心连线下,资助者和受资助者有了更多的沟通。受资助者常常向资助者汇报学习、生活情况,逢年过节,给资助者打电话、发短信,表达祝福和感谢。资助者也常会不时关怀受资助者的情况,邀约受资助者在特定的节假日,一起座谈。对这种“精神层面的帮扶”,来自泉州新华眼镜有限公司的薛承者深有感触。“大多数情况下,贫困生的父母文化水平较低,无法给孩子的人生更多的指导,我们有相对丰富的社会阅历、社会经验,总希望可以给孩子们力所能及的引导、建议。有些贫困生,家庭结构不完善,很缺乏来自家庭的温暖和爱,这时更需要我们给予他们长辈的温暖。所以,我邀请孩子们到家里坐一坐,谈一谈生活、学习、理想等,希望给他们更多精神上的鼓励。”薛承者从2005年起,每年资助2名学生,不仅圆了诸多贫困生的大学梦,更给了他们以精神上的支持与鼓励。


为了进一步加强资助者和受资助者的联系,年过8旬的胡老学会了使用微信,建起了微信群,群员包含了诸多资助者和受资助者。而这个微信群,也算是受资助者们一个小小的精神港湾了。


就是这样,胡老以自己的无私奉献,用20年的热忱与执着,点燃众多爱心人士、爱心企业的助学之心,撬动了5000多名寒门学子的求学梦想,书写了富有传奇色彩的助学之路。


探秘:“教育世家”的家学渊源,让助梦者情定助学



“‘上敦下睦,诗礼传家’是我们的家训,我们都相信知识改变命运,也希望将这种观念传递给别人。”胡老表示。受到家训的感召和影响,从胡老的父亲起,他们家四代先后有19人从事教育工作,全家累计教育龄300余年,多人荣获省、市、县优秀教师、先进教育工作者等荣誉。为此,泉州市政府曾于1992年9月授予胡老家族“教育世家”称号。如今,这块牌匾还挂在胡老家里,牌匾上“教育世家”四个字依然熠熠生辉。


胡老之所以执着于助学之路,与其家学渊源有着莫大的关系。


“讲起我们家族的从教历史,得从我父亲胡国华说起。”胡老介绍,他父亲是家族永远敬仰和学习的榜样。厦门大学毕业后,胡国华旅居菲律宾,在中学任教。抗日战争爆发后,他放弃中学优厚的待遇,毅然回国,投入抗日救亡运动,积极筹款支援国内抗日,先后在中学、小学任教,做好抗日宣传工作。他与反动势力进行了坚决斗争,虽然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仍继续从教,直至生命最后一刻。


胡老从小耳濡目染,励志成为一名人民教师,学业成绩一直名列前茅。1959年,从南安师范学校毕业后,胡老回乡当了一名小学教师,在教师的岗位上奉献了32年,直至退休。


在这30多年里,胡老先后在安溪的6所学校执教。其间,他遇到了诸多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对于他们,他都会尽心关怀、尽力帮扶。然而,一名乡村教师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即使他付出了很大努力,依然有一些寒门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不得不辍学回家,让他痛心不已。说起那时的情景,他便忆起了自己上小学时的悠远情景:“那时,我家家境拮据。村里的小学没设高年级,读高年级就要到10多千米外的村子。我们每天要走几趟山路,放学后还要帮家里干农活。为此,很多同龄人早早放弃了求学。”虽然时代变了,但是教育面对的“经济困境”却很相似——依然有一部分学子因家庭经济困难而被迫放弃求学。胡老深知,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要凝聚更多人的力量,才能最大限度地为寒门学子争取到求学的机会。但路在何方呢?胡老苦苦思索。如何更好地帮助寒门学子圆求学梦,成了他心里的一块石头。


心心念念,必有回响。1991年,胡老从教师的岗位上退休,任安溪县关工委副秘书长。1995年,泉州市关工委牵头,开展贫困助学。胡老马上接手这项工作。可以想见,这项工作可以凝聚更多人的力量,共同为圆寒门学子的求学梦而努力。这正是胡老心心念念想要找寻的前路呀!


胡老由此开始为贫困助学上山下乡,四处奔忙。他一方面摸底、建档,确定贫困助学对象;另一方面,走访爱心人士、爱心企业,点燃他们的助学之心。然而,前路艰辛。最初,从家人到社会人士,大家并不是很能理解这项工作。“一开始,我们并不同意父亲到处奔波。毕竟父亲的年纪那么大了,我们都很担心父亲外出的时候出意外。甚至有的人不理解,还误以为父亲在搞传销,误以为父亲拿了回扣。”如今在安溪培文霭华实验幼儿园任副园长的胡志珍回忆道。即便有阻力,有困难,胡老也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受到资助的学生数连年增长。“后来,越来越多人在父亲的帮助下顺利求学,纷纷前来感谢父亲,父亲在安溪的口碑越来越好。而父亲的身体还算硬朗,精神状态也很不错。我们也就不再那么担心他了。”说到此,胡志珍脸上充满的自豪,“有时,还会有人来向我要父亲的联系方式,要么希望通过父亲资助贫困学生,要么希望通过父亲接受资助。”时间是最好的见证者,她见证了胡老努力的价值和意义,也勾勒出胡老无私奉献、大爱无疆的伟岸形象。


燎原:退休后22年的坚持,让助梦善行渐成风气


行善之人,如星星之火,不见其盛,可以燎原。因为胡老20多年的热心坚持,越来越多爱心人士、爱心企业主动联系胡老,伸出援手,慷慨解囊,加入助学行列。


安溪凤城镇先声社区的女离休干部吴秀琼,从1995年起年年通过胡老资助贫困学子,将节省下来的钱拿出来助学,直至辞世,连续资助18年,共资助73名贫困中小学生,金额共计54500元。


2010年除夕临近时,泉州一位听闻了胡老爱心助学事迹的热心企业家,几经辗转联系上胡老,表示要为安溪贫困生献爱心,愿意资助大学生、高中生、初中生各10名。此后,这30名学生每人每年都会收到3000元资助,持续了好几年。如今,胡老说起此事就会忍不住激动起来。彼时,为了这30名贫困生资助事宜能在年关前落实,胡老正四处奔走。


安溪湖头镇上田村残疾人士李双连的助学事迹尤为感人。李双连周岁丧父,家庭贫困,积劳致残,后辗转到泉州市区谋生。有感于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李双连也乐于奉献爱心。通过胡老的牵线搭桥,他不仅自己资助安溪的贫困生,还发动外地的爱心人士一起参与进来。据不完全统计,从2000年起至2016年,李双连本人资助和牵线资助,先后共资助562名大中小学生贫困生,金额达到128.46万元。


…………


年复一年,助梦者的队伍正在生长,不断壮大。而最让胡老感到欣慰的是,不少受资助者走上社会、参加工作后,也加入到助学队伍中来。“安溪一中毕业的肖明星读书时曾在我的牵线下受到资助,大学毕业后他留在厦门就业,还主动联系我,说希望通过我将爱心传递下去,最后确定了资助安溪一中的一名贫困生。”还有广核集团驻京办事处易金印、福建省委编办李泽民、安溪县政协办公室潘江明……一个又一个曾经的受资助者,都成了助梦者。说到这儿,胡老满面春风,这是一种更为宝贵的“爱心接力”,更为宝贵的助梦者队伍的生长!


如今,胡老誉满茶乡,人们交口称赞,说他做的事功德无量。对此,胡老谦虚地说:“这是安溪人民对我的溢美之词,我做的那点事微不足道。”


而这点事却关乎一个个寒门学子的求学梦!


(本文载于《福建教育》总第1146期)


点击量:2401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