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 李镇西:体罚绝非世界教育的主流
思考 | 李镇西:体罚绝非世界教育的主流
2017-05-22 福建教育杂志社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教育科学发展研究院 / 李镇西


几个月前,有一篇赞成体罚学生的文章在网上火了,该文的题目是《今天不让老师“打”孩子,明天整个民族就会被动挨打》。从这“惊心动魄”的题目中就可以看出作者对体罚学生的态度。

作者先从多年前那场著名的“夏令营较量”说起——那场特殊的“较量”,中国孩子输给了日本孩子,而后引出:“日本也是个提倡体罚国家,尽管以前被禁止过,可后来社会强烈反对,目前进入模糊体罚阶段。当时日本教工会和很多社会组织要求恢复体罚的主要理由是:强大的民族必须要实行体罚制度。”这段话给人一种体罚增强了日本国民素质,进而促进了日本强盛的印象。然后,作者举例“日本,还有美国、韩国、新加坡等国家实施体罚”“目前世界上明令禁止不准体罚的国家只有这几个……”。当然中国也在“只有这几个”之中。作者还举了英国和新加坡是如何提倡体罚学生的,为了相对比,作者还谈了中国取消体罚的“后果”:“学校教育环境宽松是导致青少年犯罪的原因之一。”最后作者这样结尾:“英国、美国、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亚、韩国体罚机制再一次为我们敲响警钟:学校加入体罚制度,不仅可以维护教师的尊严,提高教师的积极性,更可以让学生从小有规矩意识。更重要的是,能让学生从小在被惩罚下体会磨难,长大后才能做一个有胆识的人才。”

也许是现在有太多的教师面对“熊孩子”束手无策。总之,这篇文章在网上赢得几乎一边倒的喝彩。我却想不明白,为什么不少教师认同不许体罚就是“姑息、迁就、纵容”学生呢?为什么不少人认为所谓“严师出高徒”的“严”就是“体罚”呢?为什么不许体罚学生会有教师发出感慨“这教师没法当了”呢?估计这篇文章让不少赞成体罚却不敢明说的人读起来酣畅淋漓:“终于有人站出来为我们说话了!”可是,很奇怪,这个“为我们说话”的“人”至今不知道是谁,因为我所见到的不同网站发布的这篇文章,均没有署名。看来作者是位“活雷锋”。

今天我不想多说“教育惩罚”的必要性,因为我多次撰文说“没有惩罚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但惩罚不是体罚”。因此,我今天不谈“教育为什么不能体罚”,不谈教育的民主、尊重、平等的人性化追求,也不谈教育中“体罚”与“严格要求”的区别,等等——这不是我今天文章的主旨。今天,我只针对《今天不让老师“打”孩子,明天整个民族就会被动挨打》中说“目前世界上明令禁止不准体罚的国家只有这几个……”,谈谈我所了解的情况。因为这句话暗示当今世界多数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的教育,是允许体罚的,这是世界教育的主流,而中国等少数几个国家则在世界教育主流之外。

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为此,我查找了一些资料,并做了一些调查和访谈。首先我要特别说明的是,网上类似的信息其实挺多,但各说不一,缺乏权威性。我今天文中所用的相关信息和数据,基本上(是“基本上”不是“绝对”)是我亲自调研所得。

我和著名特级教师程红兵电话聊了聊这个话题。程红兵专门考察过美国、德国、法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的教育。说到教育体罚,他不认为世界教育的主流是允许体罚,他说在美国、德国、法国、澳大利亚很少听教师说体罚学生,当然,英国例外,英国的教育惩罚很明显,但并不是提出体罚,只是对严重犯错误的学生实施关禁闭的惩罚。他说,在许多发达国家,法律不但规定教师不允许体罚学生,而且还规定如果教师体罚学生会受到严厉处罚,比如取消教师执业资格或直接开除。他在澳大利亚考察时,就遇到过有教师因为体罚学生而被解职的情况。“整个发达国家的教育主流,肯定不是提倡体罚,”他说。

我也听说过,澳大利亚有学校是可以体罚学生的,但至少不是全部。相反,我还得知在2011年,西澳大利亚州一名小学教师因被举报用跳绳把一名“不听话”的5岁学生绑在椅子上而被停职接受调查。西澳大利亚州教育部门主管莎琳·奥尼尔说,如果举报内容属实,那么这名教师的行为“让人无法接受”。我没看到后续报道,不知举报是否“内容属实”,但至少西澳大利亚州并不允许教师体罚学生。

传说英国是明文规定学校可以体罚学生的。是的,2006年英国的一项法律《2006教育和检查法》规定,教师有权通过身体接触管束不守规矩的学生。但该法律的生效范围是英格兰和威尔士,并不包括苏格兰和北爱尔兰。英国学校事务大臣鲍尔斯说:“我们已经在新的指导方案中明确了教师可以在特殊情况下对学生实施体罚。”什么是“特殊情况”呢?鲍尔斯说,如果有激烈的打斗、如果教师担心学生处于危险的状况、如果学生拒绝离开教室,那么,新的方案将允许教师使用体罚以确保课堂纪律。他还认为,用武力来惩罚孩子是不能被接受的,政府不能容忍孩子们在惩罚过程中遭遇伤害。

韩国、日本、新加坡也是传说中特别提倡教师体罚学生的国家。对日本和新加坡,我多次听说这两个国家的确允许教师体罚学生。但除了网络,我没有其他调查途径,这里就不谈了。而韩国,我通过韩国朋友做了一些调查。韩国教师体罚学生不违法,但如何体罚则在体罚对象、体罚程度、体罚部位、体罚方式和体罚工具上都有严格而详细的规定。不过,这都是过去。最近我去韩国,和韩国朋友聊到这个话题,她说:“过去有体罚,现在没有了。”我估计所谓“没有”,并不是绝对没有,可能现在韩国也有学校体罚学生的现象,但并不普遍。至少,不是我们中国一些教师想象的那么“摆在明面上”。

再说美国。美国也是一些主张体罚的人爱举例的国家,甚至把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人数都和体罚挂钩,说“美国允许体罚,但人家诺贝尔奖得主那么多,而中国不允许体罚,可很少有人获诺贝尔奖”。还有人把他们认为的美国的体罚同“民主”挂钩,对我国的教育予以讥讽:“连标榜‘民主’‘人权’的美国都用法律明确规定教师可以体罚学生,这真是讽刺!让一些崇尚‘民主’‘人权’的中国教师情何以堪?”

我的朋友李海林,是著名的教育专家,他曾在美国待了一年,深度考察研究美国23所中小学。我问他:“美国中小学允许不允许对学生进行体罚?”他经过非常认真的回忆,告诉我说:“我曾专门与美国的大学教授和中小学校长讨论过这个问题。回答是从理论上并不是不可以。因为美国学校系统初创的时候,有一个大家都默认的命题,学校是家庭的替代,教师在一定程度上是代替家长在监护孩子。但在现实中,美国学校很少出现体罚学生的事。虽然也没有法律专门规定不能体罚学生,但美国有儿童保护法令,连家长都不能体罚孩子,所以没有哪一个教师会冒犯法的风险去体罚学生。”

李海林先生还从另一角度谈了美国中小学的体罚为什么并不普遍的原因:“我与23所美国中小学的校长、教师有过深切的交流,我的感觉,美国的教师不会‘负责’到动气去体罚学生的程度。美国的教师实际上对学生的成绩并不负责,学生的成绩好不好与教师的薪酬、评价都没有直接联系。奥巴马时期,曾有一个‘让每一个学生成功’的法案,推选州统一考试,而且根据考试成绩来评价学生和校长,遭到美国全国范围内的一致反对。美国的教育理论界有一个认识很到位,学生的成绩并不完全是由教师决定的。所以学生成绩好不好,并不能简单地直接归于教师。正是因为这一种认识,所以美国的教师不会因为学生的成绩好不好而动气,所以动手体罚学生就几乎没有‘动机’。”不管不愿体罚的动机是什么,美国教师体罚学生的案例很少出现,这是客观事实。

当然每个学校都有特别顽皮的学生,有时候会影响教学秩序。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李海林说:“我曾专门了解,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普通教师会怎么办,回答是将学生带到校长办公室去。校长就是管这种情况的人。美国学校一般规模都较小,几百人而已,校长的职责和我们动不动几千人的学校校长是不一样的。他管具体的事。如果出现了校园暴力怎么办呢?回答是很简单,学校有校警,他们属于地方警察局管辖,校警会根据具体情况依法处理。我在美国很多中小学,也的确看到全副武装的警察,他们的手铐、对讲机、警棍、手枪等装备,一应俱全。美国有一个所谓‘零容忍政策’,即对违反校规的学生零容忍,具体的办法有‘停课’‘开除’等。我的整体感觉是,美国学生有相当的自由,教师能不管就不管,但一旦违反规则,就依法管到位,不会留什么情面。”

其实我也听说过美国是有学校允许教师体罚学生,但并不普遍。我曾问过一位在美国定居的学生,她说:“李老师,我孩子还没有上小学,都在幼儿园里。没有听说过体罚(如果指打的话),不过有罚站的,或者叫关小黑屋(timeout)。一般家庭教育里timeout也用得很多。具体到小学中学就不是太清楚了。这个估计好区差区,公立私立也会有不同。总的来说应该是不能打的。”这些都只是“印象”和“感觉”,于是我专门请我在美国的学生就这个问题帮我做一个详尽的调查。结果这个学生这样回复我——

“我从一个非盈利机构(EducationWeek)得到一个数据,显示美国目前51个州中有29个州立法禁止学校体罚学生,15个州允许学校体罚学生,还有7个州没有明确的相关法律。另外,美国教育部的数据显示2011年到2012年美国学校(12年级以下)共有156000名学生被施以体罚,两年前的数据是200000人。其中体罚学生最多的3个州是密西西比州31236人,占学生总数的6.3%;阿肯色州20083人,占学生总数的4.2%;亚拉巴马州27260人,占学生总数的3.7%。美国学校体罚的事件逐年下降,目前美国大多数学校和公众反对体罚学生而实施体罚的学校主要在美国南部,受到体罚的学生多数是黑人男生。”

这个数据说明什么?至少说明,美国并非所有州、所有学校都允许体罚学生,美国教育的主流更不是“允许体罚学生”。我特别希望有更多这样的调查数据,而不仅仅是一两个案例或“听说”来说明体罚在各国教育界的情况。这当然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我一个人显然能力有限。

但是,上面我从不同渠道、不同角度得到的信息,至少说明:世界教育包括发达国家教育的主流,绝非允许体罚。且不说美国大部分州都立法明确禁止学校体罚学生,退一万步说,就算美国所有学校都提倡体罚学生,这就能够成为中国允许体罚学生的理由吗?

“今天不让老师‘打’孩子,明天整个民族就会被动挨打!”这话虽煽情却毫无逻辑,但我想将就对这个荒诞的“逻辑”进行反问:一百多年前的清政府允许先生体罚学生,可为什么我们照样被打得趴下?

点击量:1913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