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味 | 朱永春:不信东风唤不回
百味 | 朱永春:不信东风唤不回
2017-04-25 福建教育杂志社

浙江省桐乡市第三中学 朱永春


二十多年前,大学毕业后的我被分配到老家的乡初中教书。家乡本是杭嘉湖平原上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乡镇,但乡亲们凭着创业的激情与智慧,借着国道过境的优势,竟然只用短短几年时间在国道边建起了全国最大的羊毛衫市场,一举成为长三角的经济名镇。

毛衫生意的红火,几乎让家家户户都找到了生财之道。有资金有能力的家庭投资、开厂,没本钱的家庭则做些加工活,如拉横机、套扣、整烫等,一样有不小的赚头,生意一忙,有时全家都要熬夜赶活儿。学校里迟到、旷课的学生越来越多,每年流失的学生数也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

于是,本校教师的开学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家访叫流生。学校根据开学报到情况,整理出全校流失学生的名单,并按学生所在的村子分组。然后,每个教师拿着分组名单联系相关村干部,一同前往学生家里进行家访,宣传义务教育法,劝家长不要为了多挣点钱而让孩子失学打工。

刚开始我与其他教师一样,领任务后,先拿着学校的介绍信去村委找村干部。有了村干部当向导,我就能熟门熟路地找到每个学生的家,有时学生家大门紧闭也不要紧,村干部会毫不费力领我去学生家长的作坊。但与村干部一起做的几次流生工作效果都不是很好。因为村干部见了家长就爱垄断话语权,说话又常跑题。

“这是乡初中的朱老师,他来叫你家孩子明天去读书。”村干部这么一番介绍后,就开始了与家长“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聊农事聊市场聊家长里短。总之,我一句话也插不上,大把时间就像流生一样流失了。

那段时间,我一个人住在学校的单身宿舍,乡居生活的单调让百无聊赖的我极专心地重读大学期间的教材,其中最吸引我的是心理学。因为不是为了考试而读书,我看书时便不必死记一些人名、概念,而能结合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去寻求现象背后的原因。比如,看了心理学研究中的“同伴影响力”(peer influence),让我找到了克服那种低效的家访法子。因为人们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其同类或同伴的影响,而初中阶段,同伴的影响力甚至远远超过家长影响力。于是,我领了任务名单后不再找村干部,而是先约一个与流生同村的班干部,班干部领着我走家串户,向导工作一点都输给村干部。最主要的是,在我对家长进行劝说时,班干部会找弃学的同学进行规劝,配合我开辟第二“战线”进行“统战”工作。

虽然,许多同事在做家长工作中总觉得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但我觉得有理说不清不一定是兵的原因,也许是秀才的说理方法、沟通策略有问题。“秀才遇到兵有心理学就说得清”:如何深入浅出、生动形象并直抵家长内心最柔软的部位去陈词利弊,唤醒家长的责任心,有了心理学理论的指导,我在后面的叫流生工作上便有了“不信东风唤不回”的专业自信。

那天,我到了小斌家。对我的到来,小斌的父母显然不是很欢迎。满屋子的半成品羊毛衫使屋子显得格外局促,也许加工任务特别紧,小斌父母见我进门后只对我点个头,只说了声“老师你坐”,手里的活却一点也没停下来的意思。说是让我坐,可屋里除了一堆堆的羊毛衫外哪有什么凳椅!我有点小尴尬,最后只好坐到一大包毛衫上。我拿起一片毛衫布片,佯装不识,问小斌父母:“这是什么呀?”

“这是坯布,你看,我们用套扣机一套合,就是一件羊毛衫了。如果再去打扣、染色、绣饰片、整烫,贴上标签装进袋子,就能进商场卖个好价钱了!这些坯布看看不值钱,但不能丢掉一块,少了块最后就要少一件精品羊毛衫了。”小斌的爸爸一听我聊羊毛衫,一下子热情多了。

“那这些坯布是怎么弄出来的呀?”我继续虚心讨教。

“哦,这些坯布就是用毛纱在横机上织出来的,毛纱呢,是毛纺厂用羊毛捻出来的。羊毛衫就是将羊毛作原料,通过一道道工序加工出来的。本来不太值钱的一堆羊毛,变成毛纱、坯布、整装,加上后期加工包装,就成了商场里的紧俏货。”小斌的爸爸一说起毛衫制作过程就如数家珍。

“听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原来你们做羊毛衫是通过一道道工序,把没有的东西变得越来越有价值。”我这么一说,马上得到小斌的父母的认同。

见孩子的父母放慢手里的活开始认真听我说话,我随手捡了一条毛衫袖子,进一步解释道:“你们看,这袖子既可以当一条布带缚东西,也可以当块抹布擦桌子。但之前它还只是毛纱,只能当绳子缚缚东西。而成毛纱前,它不过是团羊毛,既不能当绳子使也不能当抹布用,毫无用途,也没价值。但几道工序做下来,它的用途与价值不断攀升,最后成了给人带来温暖、自信与美丽的市场热销品牌羊毛衫。所以,你们搞毛衫加工很伟大,在不断创造着财富和价值,对社会的贡献不小嘞!”

“老师您过奖了,我们做小本生意就图口饭吃!你们教书育人的老师才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才。”小斌父亲被我一夸,马上谦虚起来。

“不,我们老师要学习你们,你们做羊毛衫那么辛苦却没有抱怨,更没把送到你们这里加工套扣的坯布随便丢掉,让它成为一个半成品。哪怕是块有了破洞的次品布,我看小斌妈妈也在用钩针细心修补。”我继续着对劳动者的赞美。

“老师您别这么夸我们,那些羊毛衫老板这么信任我们干的活,我们做加工挣人家的钱,当然要保证每件衣服的质量。做人要负责任,这样老板今后才会继续给我们活干。”

一听“责任”两字,刚还唱“红脸”的我马上翻脸唱起了“白脸”:“小斌爸,你们对羊毛衫产品那么负责,对自己的老板客户那么负责,但有一点我开始想不通了——为什么对自己的亲儿子小斌你们好像不太负责了呢?你看,我们做教育与你们做羊毛衫不是一样?需要一学年一学年那一道道工序才能完成对人的培养?培养出人才与生产出一件羊毛衫完全是一个道理。你看,人刚生出来,啥也不会,不就像那些没用的羊毛吗?人读了幼儿园,学会说话了还能帮你捶捶背就如羊毛纺成了毛纱可以当线困扎东西,有点小用处;读了六年小学,会识字、写字、计算了,就像一块坯布,更有价值和用途了;读完初中完成九年义务教育,那更有文化和知识了,就像坯布经过套扣变成了一件可以穿身上保暖衣服了;如果再去高中学习,出来就是有扣子被染色整烫了的合格产品了;如能读个高职或大学,那就是挂了吊牌被包装好的抢手品牌服装了。你看,小斌才念初二你就让他不读书,这不是让他一辈子只能成为一块坯布,这样他不成了一件半成品吗?现在是一个讲知识讲学历的时代,小斌连国家规定的义务教育也没完成,在社会上不就只能当一块抹布吗?虽然,抹布也有它的价值,但现在你们家庭条件不错,为何不让孩子继续读书,让他成为对社会更有价值的成品羊毛衫呢?”

小斌父母听了我的话后都沉默不语,神情凝重。突然,小斌爸起身朝外面喊了声:“小斌,去把书包找出来,明早去学校读书去!”

就这样,每次叫流生,我叫上班干部,协助我对同学进行“策反”工作。而我自己别出心裁去对家长挖一条攻心的暗道,让家长感悟教育对孩子整个一生的重要性,故再坚固的城堡也被一个个攻下。那年,我在说服一个个家长的同时,也说服了自己,人的成长离不开不断的学习。所以在这二十多年的教师生涯里,我一直保持着学习的热情与主动,没丢失“学生”的身份。而太多的同行,走出大学,成了教师的同时却永远成了“流生”。

点击量:4125    [关闭]